RIN

生日礼物(夏露/短篇)
※架空
※纳兹比露西年长2岁
※双箭头 但都以为是单恋(?




露西和纳兹的初相识是小时候,他12岁,她则是10岁。

那一天她的父亲和亲近的友人开茶会,穿着正式西装的伊格尼尔叔叔带着他的养子来到了自己那大得不像话的家里。

一头乱樱发、白色的围巾、以及身上的白色衬衫外面套上深色马甲,一脸对这里感叹的样子。

现在露西想起来,那装扮一定是伊格尼尔叔叔强迫性把它套在纳兹身上的,不然他一定以整身乱糟糟的造型出现在她的面前。

纳兹在养父的介绍之后便溜出去玩了,教训孩子未果的伊格尼尔在久德笑着说对此不在意的态度下留在房间里开始聊天。

露西和拿着蛋糕的仆人走向了练琴的房间,忽然一个身形和露西差不多一样的小孩就从转角处撞了上来。

「唔啊——」

「啊哟!」

双手都捧着餐盘的下人束手无策,只好动用那大嗓门求助:

「咿啊来人啊!大小姐被扑倒了——!」

「才没有被扑倒呢别乱叫人!!」

露西下意识就回了一句吐槽,然后才发觉身上的东西很重。

呜额,好痛苦。

「唔你先起来,好重……」

「啊嘞,对不起!」

纳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兴奋乱跑时撞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的女孩,连忙站起顺便把她拉了起来。

「你是哪里来的小孩啊,在这里不能乱跑你不知道吗?」

纳兹一脸认真的教训露西,露西和女仆不禁一脸懵逼。

嗯嗯嗯这应该是我的台词不是吗?#黑人问号脸# ——女仆

露西小妹妹也只是楞了楞,然后回过神来就展开疯狂的吐槽。

「我才没有勒,这里是我房间前面啊!乱跑的是你才对吧,话说你是谁啊?应该不是这里人们的孩子才对吧!」

纳兹用小拳头敲了敲横在胸前的手掌,一脸恍然大悟。

「原来我跑到你房间前了啊,那我们进去玩吧!闻起来香香的小公主,你叫什么名字啊?」

「别那么自来熟啊,话说那形容词是怎么回事,我是肉包哦?!」

「哦哦哦是蛋糕,快点进来啦我也要一起吃耶!!」

「好好听我说话啦!!!」

女仆看着前在夫人去世后就没有精神的大小姐在这时候用力吐槽这男孩,看起来她是暂时忘了悲伤。

她忽然想对这个男孩表示感谢。






其实这一天是她的生日,阴阳差错之下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男孩一起吃起了那个型号看起来很壮观的起司蛋糕。

「你真是好人,不止不计较我撞到你还请我吃蛋糕,你叫什么名字啊?」

差点把全部蛋糕吃完,又打饱嗝的纳兹放下叉子,咧着笑容对着对面小小的金发女孩问道。

槽点太多,小小的露西表示吐槽能量不够用,心很累。

「现在才想起来你撞到我哦……算了,我是露西·哈特菲利亚。」

「噢露易丝!我是纳兹,纳兹·多拉格尼尔,叫我纳兹就好了!!」

「是露西啦!!」

「话说露易丝,你每天都吃那么大的蛋糕哦?小心长大后会变成胖胖的哦,就像这样?」

纳兹把手环在腰处,还嘟了嘟脸颊,看起来好不可爱。
但说出的话还真的很不可爱。

「是露西啦,那是因为……」

露西微微垂下眼帘后并没有把话说完,歪歪头看着自己碟子上没有碰过的蛋糕,没有食欲。

纳兹看着女孩,眼珠转了转。
忽然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拉起露西的手。

「那么露西,我们一起出去吧!」

露西抬起头,映入的是男孩毫无虚假的灿烂笑容,她的眼睛亮了亮。

于是纳兹便拉着露西到亭子外面玩了整天,欢笑声中穿插着的几声吐槽让路过的下人也不禁微笑。

2人在很大的庭院和花园玩到了下午,直到伊格尼尔要纳兹一起回去时才互相告别。

「拜拜啦露西,下次再一起玩哦!!」

纳兹顶着傻笑脸探出养父的车窗,无视伊格尼尔的“臭小子小心摔出去”的声音,举起手臂朝着远处的女孩用力地招手。

女孩没有和男孩一样大声回复而是向他小幅度地招手,因为父亲就站在她的后面。

淑女不应该大喊大叫的,在任何时候。

「露西,进去洗澡。看你都搞成什么样子了,身为哈特菲利亚家的小姐怎么可以那么肮脏。」

「好的,父亲。」

「还有你今天也玩了很久,回去房间就立刻做功课。做不完的话不许睡觉。」

「是。」

露西踏着小步跟在久德的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今天的父亲也是如此严厉,也忘了自己的生日。

但即使如此,依旧没有破坏她今日难得的好心情。露西扬起了微笑,和父亲走上了分叉路进入了房间。



………………
「呐,纳兹……我想知道很久了,为什么你从以前就总是送我2份礼物啊?」

露西歪着头耸起肩夹住电话,她拆开了包装纸,里面是音乐盒和新版小说。

小说是蕾比推荐,音乐盒一定是丽莎娜帮忙一起选的吧,这个单细胞怎么可能选那么艺术风的礼物。

露西不禁弯起了嘴角,眼神也柔和了下来。

「噢你说这个啊,那是因为我错过了遇见你之后的第一次生日啊不是吗?礼物也没送……」

原来是为了补上那一次的遗憾?
露西转头看着书桌上刚刚开派对而受到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礼物,轻笑。

但其实也不用每一年都送2份礼物吧,这样有些浪费耶。

再说——……


「那么纳兹,给我唱首生日歌嘛。」

「诶诶,什么鬼啊?」

「诶嘿嘿,拜托了啦~」

「我、我知道了啦!!」

耳边的声音有些惊慌,隔了几秒后安静了下来,然后传来的就是有些跑调的生日歌。

露西只是闭着眼安静地听着这通讯对象唱得不成调子的歌,嘴上挂着的是极为高兴和满足的笑容。



其实啊,就算没有2份礼物也没关系噢纳兹,因为……

『——那一年,其实是我收到最棒的礼物啊。』

『那一定是神明大人可怜我因为妈妈的离开而给我送来的,会一直陪在我身边、逗我笑的笨蛋。』




生日歌总算是唱完了,露西听到了手机里格雷叫嚷着“难听死了混蛋你是在杀鸡还是砍鸭啊”并和纳兹损了几句。

也许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开始打架了,但意外的纳兹却还是和自己继续通话。

「你这个死变态等着瞧……啊抱歉啊露西,都是那个内裤男惹我……你也是的,忽然让我唱歌什么的——」

露西听着纳兹那恶狠狠对格雷的怨气和对自己要求的些许不满,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抬起头时看见了刚刚洗完澡出了浴室的蕾比,她指了指电灯,顾虑着露西在打电话而安静地做了几个口型。

‘露酱,要熄灯了哦~’

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11时,已经那么晚了吗?

对蕾比打了OK的手势,露西打断纳兹那头的碎碎念。

「纳兹。」

「什么啊,露西?」


「以后不用送我2份礼物也可以啦。」

「可是……」

「作为代价,要一直陪在我身边哦。」

「哈哈,在说什么啊。这不是我一直在做的吗?」

露西在蕾比暧昧的眼神下盖上了电话,眼神暗示她已经可以关灯了。

露西躺到了床上,畏寒的体质让她迅速地盖上被子并和室友蕾比道了晚安。

今天也是过得非常地充实开心,但还是没把那句重要的话说出来呢。

——喜欢独一无二能够陪伴我的纳兹呢,但因为是笨蛋所以说了一定也不会了解吧。

露西无奈地想着,闭上了眼睛。

………………

「什么啊上吊眼,终于舍得和心上人断线了吗?」

格雷挑眉看着盖上电话的纳兹,开始挑逗易怒的火龙先生。

「对啊,知道你羡慕~不和你说话了,超~累!我先睡了。」

无视格雷“都是你杀猪歌声吵到我现在都睡不着啦”的投诉,纳兹躺到床上,想念着以前抱着金发少女一起睡的那触感和安心感。

——什么时候才会察觉到我喜欢你啊,笨蛋露西。

纳兹郁闷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入眠。


【END】

评论

热度(6)